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你能在某些时间欺骗所有人,也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某些人,但决不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

 
 
 

日志

 
 

风尚周报:玩户外面临睡觉的考验  

2012-04-26 21:20:23|  分类: 人文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尚周报:玩户外面临睡觉的考验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说明:2011年,雪隆包雪山4300米营地处。

  

玩户外面临睡觉的考验

《风尚周报》作者:2可器

 

玩户外吧,吃相对容易解决,你饿了吃神马都香。但是睡觉对于讲究人来说,挑战性比较大。

 

除非你搭帐蓬,如果投宿的话,几乎必然要面对卫生问题。毛巾水杯这些东西,你可以自己解决,但被子必须面对。你盖的那床被子,很可能睡过N个人没有洗过;即使合衣而卧,围绕在脖子和脸边的被头,如果想想可能被N双臭脚丫子蹬过,也不免恶心。但感染细菌毕竟是太小的概率事件,反正那么多年来我从来没遇见过问题,但因为卫生问题而引来心理抵触,却是个要适应的事。它造成睡眠不好的概率和后果,比细菌严重得多。

 

有一个办法听着很perfect,就是外出时带上睡袋,把脏被子盖在睡袋上。这样可以一举解决卫生问题和心理问题,但实际上这种睡法很不舒服。在睡袋里直着身子睡没有问题,却不适合曲着腿睡,也不适合豪放地叉着腿睡,因为睡袋是个窄窄的筒子。直溜溜地躺一晚上,真的说不上舒服。

 

另外一个问题是,睡袋进出不方便,你得钻进钻出,不像被子那样一掀就能下床。当半夜里迷迷糊糊想起夜时,尿还是不尿,真是一件巨纠结的事。

 

千万别小看一进一出这种简单动作的难度。如果睡在睡袋里,睡袋又是铺在帐蓬里(睡袋和帐蓬难道不是标准搭配吗?),而帐蓬又在海拔4000米以上,那么,进进出出睡袋和帐蓬是个现实的考验。

 

2011年我们登川西雪隆包时,大家一致感慨,进出一回帐蓬会让人高反啊。因为帐蓬开的口总是很小,人得猫着腰爬进爬出,过程中还要穿鞋脱鞋――进帐蓬时为了脱鞋,得把爬姿状况时那老高的屁股,扭转180度落地,脱掉鞋以后再以屁股为中轴旋转进帐蓬;出帐蓬时,先把鞋穿上,再把屁股送出门崛成最高点,然后头朝下退出来。

 

这个过程如果发生在高海拔,即使在白天也是件痛苦的事,进一回出一回都会气喘吁吁。如果起夜,还得加上进出睡袋、开合内外帐蓬和浸骨的冷空气,多么艰难可想而知。所以,男驴们就跪在帐蓬门口往外滋,第二天早上帐蓬口雪地上那多出来的黄橙橙的冰块,就是兄弟们干的。第二天大伙交流心得,都遗憾自己家伙什尺寸不够,滋的时候使劲舔着肚子往外伸非常不便。后来几天,我采取的办法是往一个矿泉水瓶子里瞄准。这样不用在雪山之夜开合帐蓬忍受暴冷,还可以把暖暖的尿瓶子放进睡袋楼着。但相反的问题是,老遗憾家伙什的尺寸又太大,瓶口太小,瞄起来很小心谨慎,屏住呼吸,颇不容易。

 

抱着热乎乎的尿瓶子睡觉,是我从那套著名的户外节目《极限生存》里学来的热量保存术,所谓自屎不臭,不怕的。但伴随着别人的老尿味入睡就另说了。2008年,在西藏林芝地区一个叫排龙藏族门巴族自治乡的小旅馆里,一股又一股的老尿味整夜都窜进我的鼻子里,象飘忽的幽灵,判断不清它来自何方。这间小屋里有四五张铺,我睡在靠墙角的一张,一侧漏风的木板墙,用编织带包着,床褥是又厚又重的老棉花被子。我搜遍了床角并没发现尿罐子之类的东西,老棉被子虽不干净,但散发尿味的可能性可以排除。我纳闷为什么只有我这张床铺上才能闻见那神秘的尿味?

 

謎底是第二天早上揭开的。当时我坐在马路边晒太阳。发现一个当地汉子沿着路边走过来,然后闪身进了隔壁那个废弃的卫生所,一泡尿功夫他一边掖着裤带一边走出来继续赶路。

 

我从椅子上弹起来赶过去一瞧,尼玛呀,这个卫生院的院角简直就是个卫生间嘛!在这个峡谷和马路边,它的半遮蔽感特别适合尿上一泡,要命的是,这个院角与我的床铺原来只隔着那个漏风的木板墙。老尿味借助一阵轻风,就能穿过木缝和编织带灌满我的鼻子。

 

睡的最难受的一回,应该算在碧罗雪山上睡牧民的木屋。这里海拔4K米左右,半夜下起小雨,估计气温在零下十几度。小屋子的一面“墙”是一个大树根,旁边有个大洞,我们在屋里生起一堆火,八个人围着火堆躺了一圈。

 

屋子漏风的地方太多,所以虽然篝火吞噬着氧气,却可以保证鼻子的合理需求,但代价是无法保温,睡觉时肉身就冰火两重天了――向火的一面,被烤得火烫,背火的一面,冰凉彻骨。所以人就得像烤羊肉串一样,当一面太烫了或者另一面太凉了,就翻个身,等会儿再翻回来。那一晚上,翻了怕有几百次,那股难受劲啊。

 

不过还有更难受的。睡到下半夜的时候,一头给我们驮东西的驴,实在受不了冻,居然就从那个树洞里挤进了屋子。屋里一下子人喊驴叫,炸了锅。几个向导汉子连骂带打,把这头可怜的驴又赶了出去。要不然人在嗑头饶命的时候怎么说“下辈子给您当驴做马” 呢,驴的生活质量,真是想着都蛋疼。

 

  评论这张
 
阅读(34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