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你能在某些时间欺骗所有人,也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某些人,但决不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

 
 
 

日志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2011-05-22 16:20:00|  分类: 人文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俺曾在一篇写户外经历的博客里说,户外式游历就象是钓鱼,整个过程都值得体会。若干年后当你回想起来,它不是电影海报式的图片,而是电影本身。

这个过程中最有趣的,就是你遇到的那些人。去年秋天,俺从拉萨到阿里,遇到了三个路友:老赵、老范和老邱。我们一起转了冈仁波奇神山。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1:正在绕冈仁波齐神山的信徒。冈仁波奇神山是四大宗教的共同圣山:藏传佛教、苯教、印度教和古耆那教。每年来自国内、印度、尼泊尔等地的信徒都会来朝拜、转山。转法有些不同,藏传佛教是顺时针,苯教是逆时针――与转经筒一样。此图是正时针转山的教徒,远处是中尼边境的纳木那尼雪山,海拔7694M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2:对很多信徒来说,转一次神山是平生宿愿。在山下,每天可见各种装束特色、扶老携幼的人,或者一步一长跪的虔诚的虔诚教徒。)

结伴

 

老赵65岁,来自秦皇岛的独行侠。俺游历户外这么些年,见过不少让人翘大拇指的驴友。比如在黔东南的深山里,遇到年轻的香港妈妈,带着两个不到10岁的孩子;在哈巴雪山见到一个12岁的孩子和他妈妈,他们登顶失败,遗憾地策马下山;在西藏见过不少从成都骑行数千公里的单人骑手。但像老赵这把岁数的驴友,而且是独行侠,却是第一次。我们遇到老赵时,他已经一个人走了二十多天了。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4:老赵,来自秦皇岛的65岁老驴。这张是我在玛卓雍措神湖边给他偷拍的,我觉得这张张照片很能表现老赵的独行侠气质)

 老范和老邱,一伙的,都来自上海,他们也是在一次户外组团中认识的,这是第二次合伙出行。老邱是个摄影爱好者。

由于我们路程计划相似,于是就互相捡上,结伴而行。

 

试走神山

我们在路上折腾了两天,从拉萨西行一千多公里以后,来到冈仁波齐神山下的塔尔金小镇,准备第二天转山。

转山的总里程是48KM,平均海拔在5K多米,最高处5700M,计划用时3天。老邱心里对高反有压力,坚持在头一天要试走一下。这一天他往返走了四五个小时,回来状态还可以。但后来证明,这一遭可能不太明智,第二天的事把我们吓坏了。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56:拜神山的信众,背景是纳木那尼雪山)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丢人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一行五人和一个女向导/背夫出发了。这个女背夫是镇里统一排号安排的。我们不太情愿,但人家也是一份工作,于是犹豫一番就接受了。这位女藏胞不会汉语,我们无法交流,但她一路上又跳又唱非常活泼。但毕竟背的东西太重了,又有点感冒,一度有些让人担心。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7:我们的女向导/背夫)

但最后让人害怕的事,却出在老邱身上。

我们走了没多久,老邱就落在后面了,在拍完一顿照片后,我们就互相看不见了。登山嘛,总是有先有后,我们也没在意。当我们抵达住宿点的时候,太阳还很大,我们晒着太阳喝着酥油茶发呆。

但随着太阳西下,我们开始担心起老邱。因为这一路上只有两个落脚点,一是我们住的藏胞帐蓬,另一个是对面山谷里的寺庙。老邱如果到不了这两处,就危险了。这山谷日夜温差极大,晚上恐怕会下降到零下10度(我估计),而老邱的取暖衣服都交给女背夫了。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8:我们第一晚落宿的藏胞帐蓬。晚上非常热闹,除了我们一批驴友外,还有牧民,大家守着暖和的牛粪火,喝着热热的酥油茶,如果饿还可以尝一尝粘粑。但外面的气温极其寒冷)

老邱为什么几个小时都没有赶上来?会不会高反严重?会不会摔伤了?最急的就是老范了,因为他俩结伴出来。他找了个藏胞,要求骑摩托一路寻找,如果路上没有,一路寻到出发点确认此人是否退回去了。藏胞开口要200块,老范心急也不还价,只管叮嘱尽快。

藏胞不着急,慢慢腾腾召了一帮人抓灸,磨蹭了半晌,天已全黑才出发。骑摩托的刚一走,老范又花200块雇了个骑马的随后作第二波。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9:转山时遇到的藏胞)

两波人走后,老范对着神山长跪,嘴里念念有词,保佑老邱平安。

大概一两个小时,骑摩托的回来了,说一路找到出发点都没人。后来骑马的也回来了,也没人。正着急的时候,对面庙里来人递个纸条,说是老邱在庙里――本来我们说找人先去庙里找人,藏胞非说不可能在那儿。折腾了半夜,人果然在那儿,还好安全。

原来老邱本来体力够呛,头一天走得太厉害了,以至今日不济,一直跟不上。这事的教训之一是,在户外,一定得有人照顾掉队的。万一有人摔伤在路上或迷路,十分危险。

教训之二是,每个人都得随身带着必需的装备,比如取暖衣物,以应不时之需。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10:一位非常善良的藏胞。我们在玛卓雍措神湖边的小旅馆遇到他。他一边吃粘粑和泡面,一边唱经文给我们听,还教我们唱,其实他不会汉话。我们第二天拦过路车时,把两根登山手杖忘在马路边了。第二天在另一个小镇,我们惊奇地遇到了他,他笑呵呵地把登山仗递给我们――原来他捡到后,估计我们第二天会到那个小镇,我不知道他是专门来寻我们,或者来办事顺便来碰我们,但我能感觉到他那么善良)

遭罪

老邱的纸条上约好第二天9时碰面出发。但第二天我们等到快10点也没来。山里手机没信号,我们只好走了。

第二天晚上我们宿于一排小旅馆,老邱依然没追上。据后来老邱说,他一天可是遭了罪了。

他一直到天黑,也没能走到这排旅馆。还好他遇到放牧人的帐蓬,在里面蹭了一宿。但这天夜里,奇冷无比,老邱在帐蓬遭了大罪。那种彻骨的寒冷,没见识过想像不出来。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11:盛装的藏胞。本来俺们在一家小餐馆吃饭,他们走过时俺隔着窗户偷拍。左边小伙子扭头看见后,竟拉着藏族美女回过身站好让我们拍。我立即抱着相机冲出馆子给他们照相。中间这位真的是美女,非常漂亮,有明星气质。可惜当时黄昏,很多照片不清楚。)

分别

我们与老范老邱是在边境小城普兰分手的。与老赵则是在阿里分手。老赵要去新疆,而我们时间所限必须折返。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12:边城普兰,与尼泊尔交界。这里有不少经商的尼泊尔人,这位便是一位。他见过给他照相,立马取立正姿势,站得规规矩矩。)

分手的时候,老赵说,过去十几天真好,现在我又成了一个人了。

过去十几天的同行,也是一道风景。
藏地博客4:路上的人 - 2可器 -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图13:在阿里,老赵送我们上大巴,然后一个人离去,俺又偷拍了一张他的独行侠背影)
  评论这张
 
阅读(18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