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你能在某些时间欺骗所有人,也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某些人,但决不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

 
 
 

日志

 
 

为何解放黑奴者却反对把黑人当人看?  

2010-04-04 20:48:35|  分类: 我的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
——从美国党争看黑奴解放
2可器


在 1990年前的计划经济时代,虽然俺们浸泡了40年的“为人民服务”伟大理念,而且媒体上天天都涌现出“优秀售货员”“优秀公交车售票员”之类的道德楷 模,但恐怕任何消费者都有过对国营商店售货员强装笑脸的那种屈辱感。只是在市场竞争被引入经济领域后,当消费者可以用钞票投票的时候,消费者才开始享受到 身为“上帝”的荣耀。

这份乾坤倒转式的变化,恐怕没有人会否认是由竞争带来的。可是在1980年代初,当封闭的消费者既没有吃过猪肉,也 没有见过猪跑的时候,中国曾有过一场针对商品经济(那时候还不好意思提“市场经济”)的观念大论战。这场论战的结果是,“主观为自己,客观为他人”的观念 胜出。从此,一个人为了发财而从事某个合法的事业,不再是政治不正确的事。

经过近30年的经济改革,大家现在都承认“主观为自己”的竞争机制胜过标榜“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垄断机制,那么政治领域的“党争”意味着什么呢?不妨看一看美国的黑奴是如何被解放、被公民、被选举权的。


为何解放黑奴者却反对把黑人当人看?
南方都市报2010.4.4  《史鉴散照》   作者:2可器

    美国内战前,南方州的黑奴在被解放之前并不算“人”,只是属于农场主的经济意义上的财产。在当初费城制宪的时候,为了追求立宪共识,这一点是个被回避的问题。但在划分众议院席位的时候,曾发生过一个有趣的现象———

    偏 偏是不把黑人当人看的南方蓄奴州,提出要“把黑人当人看”,因为这样可以增加南方州的“人口”数量,有利于他们在众议院占有更多的席位(众院按人口比例分 配席位);与之相反,北方反蓄奴州却反对把黑人当人看,这样可以限制南方州的席位从而放大自己的权重。虽然大家都提了很多法理和道德论据,但政治角力也是 昭然若揭,广大黑人群众俨然成了白人砧板上的肉。

    双方扯皮的结果是,各让一步,每个黑人按五分之三人口计量。于是出现了一个很搞 笑 的结果:黑奴们在各自的州不算“人”,也不参政议政,但却在联邦层面占有了3/5的公民指标,这一进步是由南方主张蓄奴的政客们争取来的;另一方面,因为 奴隶的数量有利于增强南方白人在众院的话事权,所以客观上刺激了奴隶贸易,这一退步却是由北方反蓄奴州的政客们同意的。但不管怎么说,政客们“主观为自 己”的政争结果,却客观上为黑奴们争得了些许公民身份。

    黑奴们决定性的“被公民”过程,发生在1865年以后。这一年,血战四 年、 造成75万士兵阵亡(这个数字比美国在二战中的阵亡士兵多近一倍,大致相当于美国建国以来其他所有战争的阵亡士兵总和)、无数财产损失的美国内战结束了。 北方用刺刀维护了国家的统一,但攻城与攻心往往是二律背反的。如果按东方式的经验,最好采取“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那种斩草除根式的手段,即 使退居其次,也应该达到“紧密团结如一人”的共识,可惜美国人不晓东方智慧,反倒陷入党争。

    当时美国面临的具体的问题是,林肯的 《解放黑奴宣言》只是以军事统帅身份颁布的政令,本身有违宪之嫌。要想在宪法上解放黑奴,必须得3/4以上的州通过新宪法。但南方的叛乱并非吴三桂式的三 藩之乱,不是由某几个野心家挑起的,而是南方白人按民主机制形成的决策。所以,虽然军事上投降了,但南方人强烈抵触被军事占领,渴望恢复宪法规定的各州自 治权。如何能够既恢复南方州权,又保证未来的州议会同意修宪呢?

    林肯及其继任总统约翰逊制定了一个折衷的“10%计划”。政策大 致 是,只要南方叛乱州有10%的选民宣誓忠于联邦,并且新议会废除奴隶制和旧议会的分裂法令等,该州便可回归“祖国怀抱”。南方州为了摆脱被军事占领,对此 政策热烈响应,迅速按要求组织起了新政府新议会,顺利通过了废除黑奴的《宪法第十三修正案》。

    这时候,国会不答应了。国会没有以 大 局为重紧密团结在以总统为核心的政府周围,反而态度鲜明地抢政府的盘子,国会说重建的事由不得总统和政府唱主角,要自己说了算。于是,当1864年三个南 方叛乱州按“10%计划”重建政府后派出各自的联邦参议员和众议员的时候,国会从中作梗拒不承认,也不接纳。

    国会这么干是因为共 和 党激进派把持着多数席位,这个政治派别打出的光鲜旗号是:“立即授予黑人选举权”。虽然其中确有理想主义者,但大多数人的动机却可疑。以钱穆勒和史蒂文斯 等为代表的多数激进派领袖政客,除了追求对内战敌人的报复性快感外,还有自己的小九九,他们琢磨着如何利用北方战胜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举消灭南方民主 党人的政治势力,以避免北方工业集团在战争中促成的关于关税、信贷和公共土地的各种法案不因南方政治势力重新崛起而受到影响。

    但 南 方白人不论因为利益盘算,还是出于战争仇恨,都不可能喝这一壶,对这一点北方共和党心知肚明。所以他们起劲地摇晃“授予黑人选举权”这杆大旗,其如意算盘 是,如果黑人有了选票,无论是出于被解放的感恩戴德,还是出于追求自己政治经济利益的天然冲动,都会形成激进派在南方的票仓,稀释南方白人的影响力。

    于 是,激进派控制下的国会居然在政府之外建立了另一套专门向自己负责的班子,名曰“重建事务联合委员会”。在这个委员会的运作下,国会于1866年通过一项 《公民权利法案》,这个法案在《宪法第十三修正案》废奴的基础上又进一步,要明确黑人公民权。约翰逊总统为了阻止国会捣乱,态度坚决地把这一法案否决了。 可是国会依照宪法再次表决通过,于是这一法案被强行生效成为法律。

    府院之争已经不可调和。因为国会和总统都是由选民选举产生,所 以 下一步表决交回给了选民。选民对自己弄出来的这两派公仆倾向于谁呢?选民们在1866年的国会中期选举中坚决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盘算着自己小九九的共和 党激进派大获全胜,在参众两院都获得了2/3以上的席位,“以大局为重”的约翰逊成为弱势总统。

    于是激进派控制下的国会于第二年 乘 胜追击,推翻了政府的“10%计划”,通过一系列法案给南方来了个赤裸裸的军事占领区。而且给南方州提出了一个苛刻的条件:南方各州不仅得同意把《公民权 利法案》上升为《宪法第十四修正案》,而且在自己的州宪法中还得规定黑人有选举权,才有资格恢复州权重返联邦——— 这招太黑了。要知道,当时即使在北 方,大多数州也没有给予黑人选举权。共和党激进派完全是把黑人当枪使。

    此时在府院双方眼里,彼此都是个捣乱的角儿,于是激进派又 使 出下三滥的手法。他们给约翰逊鼓捣出11项罪名提交到国会进行弹劾。如果参议院2/3表决通过,这一阴谋都能得逞,他们盘算着,那么按照宪法规定的总统更 替次序,激进派的一位领袖就能搬进白宫。而共和党的确控制着超过2/3的席位,看来此战胜券在握。让人不爽的是,偏偏有7个共和党的愣头青议员觉得这手法 太下作,他们用良心顶住了党的纪律,使表决结果以一票之差未被通过,总统先生侥幸没有立即搬家。

    在《公民权利法案》被国会强行通 过 后的1868年选举年——— 历史一定会记住这一年———100万美国黑人拥有了选票。两年后,国会通过了《宪法第十五修正案》,修正案规定“合众国或任 何一州不得因种族、肤色或以前的奴隶身份而否认或剥夺公民的选举权”,并且“国会有权以适当立法实施本条规定”。这个“适当立法”的意思是,南方州如果不 达标,就别想重返联邦。为了保证包括黑人选举权在内的一系列重建措施,国会甚至“适当”授权占领军以武力手段镇压骚乱。

    由于有黑人这个票仓,北方派来的“维持会”式的政客得以合法而有效地实施统治,但却给南北双方的战争创口狠狠地撒了把盐,被史家评为“给南方白人留下的辛酸和仇恨远远超过四年内战”,以至于后来半个世纪的选举中,南方白人几乎无人乐于投票给共和党。

    由 于黑人解放已成不可逆的事实,而南方的动荡却依旧,所以全国选民开始抛弃共和党的激进纲领。1876年总统选举年,候选人海斯为了实现自己的总统大梦,对 南方州承诺说一旦当选立即撤出占领军。于是他得到了关键性的19张南方选举人票入主白宫。第二年他实现了自己的诺言。美国在内战结束12年后,南方诸州全 部重获州权,联邦在宪法层面实现了统一。

    在这风云激荡的12年中,美国没有涌现出“一心一意为人民服务”的道德完人,政客们也没有紧密团结起来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反而不择手段专事党争。但为了竞争选票,他们写就了人类史上最华丽的人权篇章,迅速愈合了内战的创伤。
  评论这张
 
阅读(9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