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你能在某些时间欺骗所有人,也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某些人,但决不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

 
 
 

日志

 
 

“国王陛下的反对党”  

2010-04-16 10:06:42|  分类: 推荐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反对党成为英国宪政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过程并不像我们过去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

 

爱德蒙·伯克在1770年的一篇文章中,解决了反对党正当性的问题。

 

反对党如今已经成为欧美国家政治生活中的常态,被认为是现代民主政治的标志之一。但是反对党从它诞生开始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却不是一个“政治宠儿”,相反一直备受非议,差一点在近代民主化历程中不幸“夭折”。

 

英国是现代政党政治发源地,也是最早出现反对党的国家。“光荣革命”之后,英国进入君主立宪时代,反对党的活动更加活跃,但是反对党的形象却大打折扣。人们普遍认为正是政党对立造成内战与流血,使国民充满怨恨仇视,所以“政党冲突必将危害国家”。在世人眼里,反对党领导人物都是一些自私自利的阴谋家,他们破坏传统制度,违背宪政精神。18世纪初,国王乔治二世把当时的反对党人士称为“流氓”、“无赖”和“自高自大者”。一直到1794年,以福克斯为首的反对党还被骂为“雅各宾分子”和“祖国的敌人”。

 

即便是在人们对反对党的日常称呼中,也不时流露出一种厌恶情绪。18世纪20年代,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还未用词首大写的“Opposition”(反对党)一词去称呼政府的反对派。词首小写的“opposition”一词主要是指反对派的反政府活动,而不是政党本身。当时反对党既有“辉格党”、“托利党”等正常称号,也有“牢骚分子”、“反宫廷分子”、“敌对者”等贬义性称呼。在拿破仑战争期间,甚至还有人将反对党比作叛国者,认为反对派是“里通外国者”的同义词,因为他们都是接受法国贿赂的人。

 

为改变反对党在公众心目中的不良形象,在漫长的18世纪里,一代又一代的反对党人士为此作出了不懈的努力。18世纪初,就有人撰文鼓吹反对党监督政府的积极作用,宣称:“这个政党鼓励人们不要驯服地屈从于任何偏见,它维护那应当出现在议会辩论中的生气和自由,它努力制止那些执政者愚蠢的随心所欲的臆想。” 1747年,一位叫汉姆波顿的律师在《罗马英国宪法比较》一书中,对反对党的政治作用作出了超党派的客观评价,“无论反对者成就如何,民众都从‘反对政府活动’中获益匪浅,因为它使大臣恪守其职,并时常制止他们实行冒进政策……,同时,对权力的渴求,因失望造成的愤懑,激烈的反对者们对公务的专心致志,远远超过微不足道的职薪对他们的刺激。通过这种活动,反对党成为能干的政治家,当他们担任大臣时,就不但能为不适当的计划辩护,而且,当他们乐意时,能制定良好的计划。”不过,这些议论在当时还是曲高和寡,并未成为英国社会的主流声音。

 

一直到18世纪晚期,英国才迎来了反对党的正名时代,其中最响亮的声音来自著名的保守主义政治理论家爱德蒙·伯克。1770年初,伯克发表了《对于不满现状之原因的感想》。他在文中系统论证了政党政治的必要性,顺带解决了有关反对党正当性的问题。伯克指出,一个政党的议员履行职责时,既反对错误的议案,也反对该议案的制定者,并希图击败他们,取而代之。政党把追求公职看作第一需要,不是为了谋求薪俸,而是要占据“强大的政府堡垒”,去实现他们的有利计划。可见,政党不是什么邪恶的东西,而是一个使政府、议会和全体选民之间的关系达到充分协调的中介性工具。此后,反对党正当性理念开始深入英国社会。19世纪初,一些主流媒体已经认识到:“反对党必须对国家履行极为重要的政治职责。它必须扮演宪法和法律的保护者和拥护者、大臣行动的检查者、大臣的失职做法和不端行为的告发者,并作为民族的领导者反对大臣的议案和试图把他们赶出政府。”

 

即使如此,在刚刚进入19世纪的时候,反对党的合法性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从世人眼里,反对党是自封的,并没有得到宪法的书面承认。为此,在1826年春,反对党议员开始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行动。在一次议会会议上,反对党议员约翰·霍布豪斯模仿“国王陛下的大臣”这一政治习惯用语,创造性使用“国王陛下的反对党”新术语,而不再使用含有贬义的“反对党”。之所以使用新术语,反对党议员的理由是“不能再发明一个更好的短语来称呼我们了,因为我们实际上是国王政府的一部分,过去一些时候的活动表明,虽然对面的先生(指执政党议员)担任官职,我们也还掌握权力。议案是我们的,但所有的职薪是他们的”。执政党议员们当然不太习惯这一新称呼,但是英国社会很快接受了“国王陛下的反对党”这一说法,不少媒体纷纷采用。后来有学者认为这一政治术语“体现了19世纪对政治艺术的最大贡献——就是一个在野的党,被人承认着对国家制度具有完全的忠诚,并随时准备着上台执政,而不至于震撼国家的政治传统”。

 

反对党终于成为英国宪政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过程并不是我们过去想象的一帆风顺,关键因素还是在制度实践层面,即英国民主政治长期演进的作用与结果。从17世纪末期的“光荣革命”,到19世纪初的议会改革,近一个半世纪的政治风云变幻,掌权的政治人物在宪政民主规则下,已经逐步习惯了反对党的存在与反对党政治,政治协商与妥协成为议会政治的主流。此外,社会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也不可小觑。经历工业革命洗礼的英国,已经初步成为一个日益多元化的社会,社会利益分化加剧,众多社会利益集团不断涌现。对大量政治地位低下的新兴社会阶层来说,反对党可以成为他们的利益代言人,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回顾英国反对党的历史,也许可以纠正我们对现代民主政治发展的一个长期误读,即民主政治在欧美国家的开花结果,是因为西方存在民主传统与文化的肥沃土壤。其实更重要的原因应该还是制度构建所需要的时间、耐心与智慧。

 

(本文中有关英国反对党的史料均引自阎照祥著《英国政治制度史》,人民出版社,2003年)

  评论这张
 
阅读(8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