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你能在某些时间欺骗所有人,也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某些人,但决不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

 
 
 

日志

 
 

连载:“耄主席用兵真如神”(十一)(下)   

2009-07-20 12:47:24|  分类: 推荐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作者:芦笛

俄界会议上第一次响起了伟大领袖决定性的声音:

“现在由于情况变化,13军团的行动方针应有所改变,首先打到甘东北或陕北,经过游击战争,打到苏联边界去,打通国际联系,得到国际的帮助,整顿休养兵力,扩大队伍,创建根据地,再向东发展。从地形、敌情、居民等各方面条件看,实现这个新方针,无疑是可能的。”(人民网长征纪念馆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8198/68298/68304/4611599.html

这是官方对耄在俄界会议上的讲话的介绍,杨奎松教授的介绍更详细些:

“目前应经过游击战争打到苏联边界去,这个方针是目前的基本方针。过去中央曾反对这个方针,(因为)一、四方面军会合后,应该在陕甘川创造苏区。但现在不同了,现在只有一方面军主力——一、三军,所以应该明白指出这个问题,经过游击战争,打通国际联系,得到国际的指导与帮助,整顿休养兵力,扩大队伍,”更新装备,再以“更大规模更大力量打过来”,只要能够“保持(存)数百干部,若干千的战士……就是很大的胜利”,“我们完全拒绝求人是不对的,我想是可以求人的,我们不是独立的共D,我们是国际的一个支部,我们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我们可以首先在苏联边界创造一个根据地,来向东发展。”(丁之:《中央Red军北上方针的演变过程》,转引自杨奎松:《西安事变新探》23页)。

这个豪赌也太豪放了些。诚然,原驻包座的胡宗南部被四军和三十军(均为四方面军主力)全歼一个师,北上的通道已被打开,前面没有多少敌人。但当时一、三军合起来不过五、六千人,只能编为六个团。据彭德怀估计,一个团只能对付中央军的一个营(《西安事变新探》2223页)。更何况中央机关还有许多老弱妇孺,行动缓慢,部队的主要任务是掩护他们而不是作战,毫无主动权可言。要从俄界(甘肃迭部县附近)打到中蒙边境,即使按直线前进,也得且战且走1000多公里(按杨奎松教授说是2500公里,可能是实际路程),其中还有将近一半路是沙漠(请参看Google卫星地图)。

耄当然不会看不到这些。他的对策是将Red军先改称“北上先遣队”,后改名“陕甘支队”,籍以迷惑国军,让他们认为那不过是一支偏师,中央还和主力在一起(这是张国焘比较痛恨的事,说耄泽东以此把国军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他们头上,四方面军成了诱敌的诱饵)。

但就算前途毫无拦阻,沙漠又怎么办?伟大领袖高瞻远瞩,早在两河口会议上就已想到了:“如果在宁夏再不能立足,至少中G中央和一部分干部,也可以坐汽车通过沙漠到外蒙古去,留下这些革命种子,将来还可以再起。”哪来的汽车?当然是苏联人的。后来中央发动宁夏战役打通国际路线,就曾请苏方将汽车队一直开到定远营(今内蒙阿拉善左旗,在银川市西北70多公里处,距中蒙边境最近处约300公里,请参考Google卫星地图)一带(《西安事变新探》,241页)。所以,他的指望乃是苏联人派车深入中国内地来接。

问题是那阵子Z共和莫斯科断了电讯联系,怎么通知大老板派车前来?难怪陈昌浩与徐向前要致电下属林彪、彭德怀和聂荣臻,谴责中央在耄周张会议包办之下,企图用数千名战士来掩护各个中央委员跑到蒙古苏联去找出路,预言不出两三个月,红一、三军团必然会在冰天雪地中不保(同上,22页)。这才是伟大领袖耄主席一生最黑暗的时刻。

然而吉人自有天相,北上先遣队离开俄界,经腊子口,过哈达铺,越岷县,渡过渭河,直奔蒙古边境而去。占领通渭县的榜罗镇后,“D中央和耄泽东从国民D《大公报》等报纸上,了解到日本侵略我国北方的形势以及红二十五军与陕北Red军会合的消息。《大公报》上刊载:‘陕北则有广大之区域,与较久根据地’,还报道,陕北的延安、延长、保安、安塞、靖江5座县城为Red军所占领,‘现在陕北的状况正与民国二十年之江西情形相仿佛’。从报纸上了解到陕北有一个大的苏区根据地,有一支活跃的Red军,还有游击队和很好的群众基础。于是D中央正治局常委在榜罗镇召开会议。会议讨论研究了当前的形势和陕北的军事、政治、经济状况,认为陕甘支队应迅速到陕北同那里的Red军会合。会议决定改变俄界会议关于首先打到甘东北或陕北,以游击战争与苏联发生联系,取得国际帮助,创建根据地的原定战略方针,作出了把Red军长征落脚点放在陕北的正确决策,提出保卫与扩大陕北苏区的新的战略方针。会议还决定派一支部队,与国际联系,取得国际的技术帮助。后来因为条件不具备,主观力量达不到而未能实现。”(人民网长征纪念馆 http://politics.people.com.cn/GB/8198/68298/68304/4611598.html

陕甘支队随即改北上为东进,从甘肃进入陕北,“1019日,D中央和中央Red军进驻陕甘革命根据地吴起镇。随后又同十五军团胜利会师。至此,中央Red军胜利地完成了历时一年,纵横11个省,行程2.5万里的长征。D中央和中央Red军主力终于找到了长征立足点”(同上)。

这就是敬爱的高岗副主席教导我们的:“陕北救中央。”伟大领袖的惊天一博竟然赢了,是岂非天意哉?是岂非天意哉?

当然必然论者可以说,“偶然是必然的表现”,如果国民D如我D一般严格管制舆论,严禁发表一切叛乱消息,那林彪同志不是早在30年代就葬身大漠了么?由此可见,中央及时得知有个救他们的陕北根据地是必然的,而国民D的垮台也是必然的。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