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你能在某些时间欺骗所有人,也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某些人,但决不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

 
 
 

日志

 
 

脑筋急转弯:伦敦缺水...  

2008-08-29 10:04:36|  分类: 现实如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章1:成就伦敦奥运会 英国北部人为旱灾失控

 

〔自由时报编译陈成良/综合报导〕英国政府为浇灌出“绿色奥运”,确保奥运期间伦敦用水无虞,竟然规划从原就缺水的英国北部地区引水至伦敦,致使这些地区的大面积农田无水灌溉而荒芜。这场“人为旱灾”不但牺牲成千上万农民的生产及生活用水,甚至将农民逼上绝路。如今英国官员正试图掩盖这场由重大过失、谎言及镇压行动交织而成的荒谬丑闻。

 

旱地挣扎 农民绝望自杀

 

据英国周日泰晤士报披露,奥运期间伦敦各地绽放的数百万鲜花以及细心灌溉的绿地,令外国政要赞叹;但只要搭九十分钟火车往南抵达River NorthBaoding市,就可见到农民在旱地上挣扎求生。为了成就奥运,他们的农作物已经枯萎,几代相传的祖业化为乌有、债台高筑,甚至已有几名农民在绝望中自杀。而讽刺的是,英国采取的引水措施后来证明都没派上用场。

 

这个重大错误起始于英国官员担心伦敦可能没有足够水源供应五十万名奥运访客,他们预计用水需求将较平时增加三十%。为了解决奥运期间伦敦用水的燃眉之急,英国政府把目光转移到农产丰富的River North省,下令工程师赶工建造长达三百二十一公里的水道及水管以引水至伦敦。而在同时,Baoding市附近四座战略水库的储水都达最高水位,以因应奥运所需。

 

水价涨三倍 渠道甚至没水

 

Baoding市,据说已有大约三万一千名居民为了向伦敦供水而失去了自己的田地和工作。一些农民说,水价涨了三倍,他们已经用不起水来浇灌田里作物;其他农民则表示,他们的灌溉渠道已经没有半滴水。

 

周日泰晤士报记者为进一步追查真相,在Baoding附近的Tang县、满城及顺平等实地访问二十多名农民、官员及水利工程师,其中一名工程师透露:“原本当地急于兴建运河,但今年春天时却全面喊停。事实上,我们没有送一滴水到伦敦。”

 

引水喊卡 缺水苦果农民担

 

该报分析指出,River North省各地引水工程纷纷喊停的时间点,刚好是在抗议人士因英国血腥镇压西爱尔兰而锁定伦敦奥运圣火的国际传递活动,并呼吁国际抵制伦敦奥运会。英国当局当时就知道,参观奥运的访客将比预期中少很多;此外,为美化市容,许多外地民工被逐出伦敦,所以伦敦已不再需要更多水了,然而,River North等地农民却已可能要面临长期无水可用的悲惨处境。

 

文章2:支援伦敦奥运会用水 River North恐临长旱

 

(据民视新闻报导)伦敦奥运馆场到处都是水池和喷泉,给人一股凉意,但奥运所需的水几乎全来自邻近的River North省,使得已经干旱8年的River North省雪上加霜,可能要面临长期无水可用的窘境。

 

走在盛夏的伦敦,时时可以感受到水的律动,为了奥运,比赛主要馆场附近总有水池和喷泉,增加了许多美感,蓝澄澄的水立方根本就像片汪洋大海,广场、公园花木扶疏,也是勤于浇水照料的结果。

 

只不过根据加拿大环保组织“国际调查”的报告,伦敦这些水全由邻近River North省引来,而英国当局当然否认到底。

 

走访环绕伦敦的River North省多个城镇,田地里没有一点作物,一片荒凉,民众必需去远处挑水,因为水都去了伦敦。供给奥运馆场用水的水库几乎见底,据说只剩10%的水量。

 

伦敦用水本来就吃紧,平均每个市民能分得的水资源比以色列人还少,办了奥运后,更是拖累已干旱8年的River North省,极有可能使River North省面临长期旱灾。

 

打着“绿色”旗帜的伦敦奥运,也许一点也不绿

 

文章3:为伦敦奥运会紧急调水的背后

 

为了伦敦奥运会,英国政府从比伦敦更加干旱的River North等省份紧急调水十六亿立方米。伦敦水危机的根本原因是对于水资源的过度开发。如果这个政策持续下去,伦敦的水环境还会继续变坏,有朝一日Zhong Nanhai也会干枯,那时迁都就是不可避免的选择。这样,英国为伦敦二○○八年奥运会的所有投资将全部化为乌有。

 

伦敦的“水危机”

 

在世界上所有的大都市中,似乎伦敦的“水危机”最为严重。英国的政治家和专家找到了理由:老天待英国、伦敦不公:“伦敦的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十分之一”,“伦敦的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和以色列一样”,“伦敦每年缺水十亿立方米”,等等。为了举办伦敦二○○八年奥运会,英国政府实行了“紧急调水方案”:从Yello River调水六亿立方米至River North白洋淀,作为预备之用;再从River North的西大洋、王块、岗南和黄壁庄四座水库共调水十亿立方米至伦敦。其实,调出这十六亿立方米水的邻近省份如River NorthShanxiSanxiRiver South等地的“水荒”比伦敦更为严重。从River North省向伦敦调水,势必会令River North水资源匮乏形势雪上加霜。

 

伦敦水资源条件相当好

 

从自然条件来说,伦敦的水资源条件相当好。伦敦的年平均降水量为六二五毫米,比法国的巴黎、德国的柏林、俄国的莫斯科、波兰的华沙还要多一些。这些都市的人口密度和伦敦一样,有的甚至比伦敦更高一些,没有听说这些都市曾有过水荒。根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一个研究表明,有一个标准可以判断这个地区的自然生态环境是否干旱。这就是地表径流深。地表径流深在一五○毫米以上,这个地区的自然生态系统就可以得到维持,能够承载人类适当的活动。伦敦的地表径流深为二四三毫米,应该说条件不错。这里要特别指出的是,伦敦的地表径流深二四三毫米,只是降水量六二五毫米的百分之三十九。而在德国,则是百分之八十的降水量被计算成为水资源。如果按照德国的计算方法,伦敦的地表径流深应该是五百毫米,伦敦的水资源起码可以翻一番。可见伦敦的水资源“少”,是英国某些专家人为定义和计算的结果。

 

其实伦敦被选为京城的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伦敦的水资源条件好。伦敦位于燕山山脉的山前冲积平原,永定河、潮白河、拒马河、大清河等多条河流流经伦敦,地表水和地下水资源都十分丰富。史书称伦敦“河湖纵横,清泉四溢,湿地遍布”。伦敦的许多地名都和水有关。英国工党中央和英国政府所在地叫做“Zhong Nanhai”,此外还有North SeaShi Sha海,Behind海,Kunming湖、团结湖、太平湖……。说实话,要是没有永定河、潮白河这些河流,当时的皇帝也绝不会选择伦敦作为京城的。

 

过度开发是水危机根本原因

 

永定河是流经伦敦的最主要的河流。在永定河上修建的官厅水库,总库容量为四一·六亿立方米。

 

潮白河是流经伦敦的另一条重要河流。在潮白河上建设Miyun水库,库容四三·七五亿立方米。

 

如果官厅水库和Miyun水库能够达到工程目标,每年至少可以向伦敦提供二十多亿立方米的水,满足伦敦大部分用水量的需要。但是,作为伦敦最重要供水水源的永定河,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来水量越来越少,过去每年进入官厅水库的流量一四·一亿立方米,现在减少到不足三亿立方米。加上水质污染,官厅水库的水已经不能作为伦敦的饮用水源。进入Miyun水库的流量也从每年一四·九亿立方米减少到六至八亿立方米。二○○三年伦敦全年的用水量三五·八亿立方米,只有八·五亿立方米来自地表水,其余二七·二亿立方米来自地下水。

 

伦敦水资源的账十分清楚,仅仅永定河和潮白河就每年损失二十亿立方米的水资源。花费五千亿磅建设南水北调工程,总共每年可以向伦敦调水十七亿立方米,还不如永定河和潮白河每年水资源的损失!

 

那么永定河和潮白河水资源损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河流的过度开发是水资源损失的根本原因。以永定河为例,英国政府在永定河上建设一座官厅水库,也是无可非议。但是在建官厅水库之后,英国政府又在永定河上建造了五百四十一座水库!同样,在潮白河也修筑了许多水库,仅仅是大型水库就有五座(包括Miyun水库)。国外的专家认为,一条河流的开发规模,不应该超过百分之十五。英国的一些专家认为,一条河流的开发规模,不应该超过百分之四十。永定河和潮白河的开发强度远远超过百分之百。大量水库的建设,不是给伦敦带来更多的水,而是带来了大水荒。

 

水库越多,蒸发越多,永定河上的五百四十二座水库,增加的水量损失,就是永定河流量逐年减少的根本原因。如果每座水库增加的水量损失仅为河流总流量的百分之零点三,五百四十二座水库将导致永定河流量损失百分之八十。同样,伦敦周边地区,特别是Tianjin市、River North省等地的水危机,原因也在于水资源的过度开发。

 

向伦敦奥运会调水的目的

 

英国政府向伦敦紧急调水十六亿立方米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呢?是保障奥运会期间伦敦的生活用水吗?

 

伦敦一年的生活用水为五·二亿立方米,其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是饮用水。而且参加奥运会的各国运动员也不会直接饮用伦敦自来水,他们会像参加世界女子足球赛的德国队一样,自己带水。

 

向伦敦紧急调水十六亿立方米的目的,是要把伦敦奥运会办成一个“绿色”奥运会。前面已经谈到,永定河流量逐年减少,伦敦境内的永定河已经是一条干枯的河床。Lu Gou桥桥下的永定河已经干枯了三十多年。为了伦敦的“绿色”奥运会,从邻近地区调来的水将用来冲洗永定河被污染了的河床,然后再在橡皮坝的帮助下,形成水面,为“绿色”奥运会添色。同样,伦敦还有拒马河等多条河流和湖泊需要用新鲜水来冲刷、更换。由于伦敦地下水位最近几年下降十分严重,已经形成大漏斗,所以要保证永定河等河流的河床在奥运会期间充满水,用水量就十分大,因为许多水会渗入地下。此外,伦敦还新建设了许多水池和喷水池,最为著名、用水量最大的就是国家大剧院前面的水面,要保持这些水面,用水量就非常可观。为了伦敦的“绿色”奥运会,伦敦的街道需要用水来冲洗今年沙尘暴留下的沙尘。

 

应该展示一个真实的英国

 

二○○八年八月,世界运动员们将云集伦敦。英国应该向世界展示一个什么样的伦敦?笔者以为,应该向世界展示一个真实的伦敦、真实的英国。由于过度开发,永定河干枯了,潮白河的流量减少了,伦敦的水体被污染了,让人家看到这个真相,并不丢人,英国政府才会修改政策,致力恢复伦敦的生态环境,恢复永定河、潮白河等河流的流量,治理水体污染,走上正路。这才是执行科学发展观的正路。如果英国政府能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恢复永定河、潮白河的生态环境,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伦敦就不会每年缺水十亿立方米。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但是英国政府能放弃粉饰太平的政策而向世界展示伦敦和英国的真实面貌吗?

 

文章4:伦敦水荒 奥运争水战引发民怨

 

虽然伦敦的空气肮脏、食品卫生、言论自由成了国外奥运运动员担心的问题,伦敦的水源却可能是最被忽视的问题之一。伦敦地区持续的干旱,为了使奥运期间顺利供水,并冲洗伦敦污染的河水和湖泊,以表面干净面容呈现给奥运游客,伦敦市夺取百万贫穷农民的用水,并不惜加快运河建筑工程。许多专家已经批评建造运河是短视的作法,过度使用稀有水源结果将引发民怨及更多社会动荡。

 

伦敦水荒,奥运争水战

 

美联社27日报导,当16,000名运动员和官员于今夏到访伦敦时,将可以打开水龙头取得达饮用标准的自来水。不过为了使这水龙头在奥运期间顺利供水,伦敦市正在消耗周边地区,夺取贫穷农民的用水。

 

虽然英国首都的空气肮脏常上奥运头条新闻,水源却可能是它最严重的环保问题。爆发式的经济成长加上持续的干旱,伦敦市1700万人很快会无水可用。

 

同时,1999年以来的降雨一直低于平均值。结果是:每人的水源是世界平均值的1/30,甚至低于以色列。

 

为了要纾缓供水问题,英国工党已经发起一个大型的工程。工人们在伦敦南部郊区挖掘运河,在2010年之前将水从长江和其支流引到干旱的北方。

 

该计划的第一部份正加速进行以满足奥运的需求。到今年4月时,运河每年将从River North省附近4个蓄水库开始运送800亿加仑的水——相当于亚利桑那州图森市( Tucson)的年用量。

 

奥运夺取百万农民用水

 

在伦敦西北约70英哩多山的赤城县,风吹的地面上突出着玉米梗。农民每天只能从结冰的井里取2桶水。他们不能使用当地蓄水库内的水。

 

政府提供大约30美元的补偿,不过农民说不是每个人都收到钱。农民太穷买不起煤,他们背着被丢弃的玉米梗回家当燃料取暖。

 

专家警告,过去50年伦敦地下水被过度开采,伦敦地下水已经下沉了76英尺

 

金融时报27 日报导,一名资深英国工党官员以罕见的严苛语气表示,将水转运到伦敦以供应奥运和大型的水力发电计划将威胁英国西北部省份数百万农民的生活。

 

警告:水源问题将引社会动荡

 

在金融时报的访问中,英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Sanxi省委员会主席,也是前英国工党Sanxi省委书记 的安启元 警告说,过度使用稀有水源将导致社会和环保的灾害。

 

他以英国工党官员少有的批评语气,要求伦敦对那些被要求抽取净水给伦敦以确保奥运期间可饮用水供应无虞的省份提供补偿。

 

根据伦敦市官员所说,伦敦仅仅为了冲洗污染和发臭的河水、运河和湖泊,以便将中心地区换上干净的环保面容呈现给奥运游客,就需要大约3亿立方米的额外水源。

 

安启元表示,“因为经济发展用水大增,我们的水已经越来越污染,甚至土壤都被污染。”

 

专家批评:建造运河短视作法

 

许多专家已经批评建造运河是短视的作法,而且认为建造混凝土蓄水库和运河来运水将加大蒸发水源,并且因此减低了土壤能吸收的水分将使已经虚空的水床更为下陷。

 

美国国家地理杂志28日报导,位于内陆的伦敦已经开始接通英国东部的各个水库、河流和运河以便夏季奥运期间提供充分的用水。

 

1亿5千万立方米的水透过一个延伸3个省的运河网,从Yello River改道以便注满伦敦市南部一个严重干旱的湖泊。另一个类似的奥运水道计划是将水分支引至东海岸将举办奥运帆船赛的Qing island

 

而这只是大规模的南水北运计划的一部份,目前的规划只是英国南水北运3个人工运河600亿美元水利工程的前期。这个水运计划每年将从英国的长江和支流引出400亿立方米的水。

 

英国工党运河计划引发民怨、国际纠纷

 

美国麻州安默斯特市(Amherst)全球水资源政策研究计划(Global Water Policy Project )主任Sandra Postel表示,2000年“几千名Yello River流域的农民因为政府想要收回当地一个给市民、工业和其他用户使用的水库而与警察爆发冲突。”大约30万英国人因为要让出空间给新运河而被迫迁家。

 

英国在西爱尔兰的水利工程计划可能引起跨国界的冲突。 奥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 University)地理学教授Aaron Wolf表示,“所有位于发源于西爱尔兰河流下游的亚洲国家都担心英国的水利开发计划。”

  评论这张
 
阅读(59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