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可器的电线杆:世界的另一面

你能在某些时间欺骗所有人,也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某些人,但决不能在所有时间欺骗所有人

 
 
 

日志

 
 

“民办”不是问题 官民责任倒置才是根本  

2007-12-10 22:46:48|  分类: 信马由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快报》11月12日报道《民办学校多“逃学威龙”》。报道小军等多名民办学校学生逃学,直指“以赚钱为目的的民办学校,半数以上因投入少、市场无序竞争、管理不规范等,而无法很好地承担教书育人的职能。”教育局官员则指问题根源系“学校存在管理不善责任”。
就具体事件而言,当事学校确有管理不善之责,但将责任仅仅推为校方管理,甚至特别点明其 “以赚钱为目的”的“民办”身份,其潜台词有误导视听之嫌。
回顾三十年改革开放,所有对私人资本开放的领域,在其发展之初无一不经历过无序阶段,无一不曾问题丛生。但市场自有其优胜劣汰的逻辑,与产品提供者的出身何干?八十年代 “以赚钱为目的” 的私有工商业曾经是制假贩假的重灾区,温州制鞋产业曾经因此臭名昭著,几乎毁于一旦。但如今哪怕最挑剔的消费者,也不再会歧视私人企业提供的产品。
另一方面,没有良好的市场监管秩序,官办企业又能如何?九十年代私采小煤窖矿难频发,安全当局以所有者身份划线,一刀切地关闭了全国数以万计小煤窖,但近年惨绝人寰的大规模矿难则被国有大矿包办。有没有人反省过当年“出身论”式的施政逻辑?
说回到教育。当今各国民间与政府的教育分工,无一不是政府承担义务教育责任,私人资本追逐精英教育利润。而中国的现状正相反。
一方面,教育总投入不够(2006年中国教育经费投入占GDP的3%,按照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这一比例在上世纪末就应达到4%!该数字低于发展中国家4.1%的平均水平,以至于老挝、柬埔寨、孟加拉国、尼泊尔这样的穷国都赶在中国之前实现了免费义务教育),再加上二元户籍及择校交费等一系列制度屏障,使无数外来工子弟无缘分享教育投入,民办学校在事实上提供着义务教育产品。
另一方面,与户籍制捆绑的教育制度和“重点学校重点投入”的政策惯性,使政府垄断了优质教育市场。张玉林《2004中国教育不平等蓝皮书》指出“1999年,全国2036个县和县级市中有1021个县的小学生均‘公用经费’不足10元,与北京的757.6元和上海市的747.4元形成鲜明对照”,“城市重点中学42%的入学机会被…社会上层人士的子女获得;仅有27%的入学机会由…草根阶层子女获得”。政府投入本末倒置地偏向精英,为世界各国所罕见。由此造成民间资本除了提供少量高端的“贵族教育”产品外,无缘分享中产主流家庭的教育需求,只能进入中下层子弟的义务教育市场。正如《新快报》所报道的宏岗学校“1000多名学生,而老师不到50名” 、“初二一个班五天没有老师上课”。在盈利压力下,你能指望学校的管理“完善”到什么程度? 
逃学者小军对记者说学校“根本不是学习的地方”,面对这样的评价,除了指责学校“管理不善“之外,应该再追问一句:国民为以何无法享有合格的义务教育?是谁没有尽到应尽的“义务”?
http://www.xkb.com.cn/ 信马由道
  评论这张
 
阅读(20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